天下吴氏欢迎你!

位置>主页 > 祠堂福地 >

巢湖岸边镇湖塔

发布时间:2020-12-02 06:38 来源:中国报道

吴钊/文

巢湖东北岸的镇湖塔离老家小徐集很近。从小徐集村头往北,200米右转,步行十几分钟就能到塔附近。流经六家畈的潜溪河连接巢湖,交汇口边的这塔,很长时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,村里人都称“宝塔”。2003年春节,回小徐集拜年,和妻等人去时,第一次看到塔下立有塔名的石牌,上书“振湖塔”。我却疑惑,觉得“振湖塔”实“镇湖塔”之误,“振”应为“镇”,一字之别,意义可就大不一样了。

村里有建塔的传说。村里主要徐、吴两姓,最初是徐姓族人建村,吴姓是外来户。明朝初年,徐姓始祖徐贞庆(字太六),自安徽宣城迁来,在红石嘴建徐太六村,后分成大徐、小徐,我们口称“大徐集”、“小徐集”。不知道大徐、小徐什么时候分开的,父亲1961年在部队当兵时填写的家庭住址,还是“安徽省肥东县六家畈大徐村小西份”。我一直很纳闷,小徐在大徐东边,为什么称为“小西份”?大徐在小徐西边,为什么称为“大东份”?

村里徐姓传说,巢湖此岸是一条龙,龙一翻身,徐姓族人就兴旺,吴姓族人就衰落。吴姓族人便在龙头的位置建一座塔,镇住龙头,龙翻不了身,徐姓族人就衰落了,六家畈吴姓族人就发达了。塔建于1892年,其时六家畈吴姓许多人参加淮军并在战场上幸存立功,已经发达,涌现出18位杰出的淮军将领。时年70多岁的大书法家何绍基为六家畈吴璠撰并书的《墓志铭》中提到其四个儿子吴毓芬、吴毓芳、吴毓蘅、吴毓兰,家族“乃以武功竟爽,烜赫一时,与同邑李姓相辉映,可谓奇矣”。“同邑李姓”当指同在合肥东乡、相隔不远的李文安、李鸿章家族。吴毓芬、吴毓兰、吴育仁、吴谦贞、吴球贞等淮军将领回乡建的豪宅残存下来,成了有名的“六家畈古民居群”。徐姓人员数量,也远远比不上六家畈吴姓。

建塔不只因为风水,应有镇湖的美好寓意。巢湖不只造就“鱼米之乡”,提供便利的水上交通,也带来了水患水灾。潜溪河从巢湖口往东,流经六家畈桥头涧,河北岸离六家畈的前份不远,如水大破堤或漫坡,首先受害的就是六家畈的前份和桥头涧。潜溪河是六家畈汛期防汛的重点河段。记不起1979年还是1980年,夏天水大,六家畈前份部分被淹,水退后,我们从前份经过潜溪河上面的石桥,还能看到堤上防汛时用的许多土包。1991年夏天大水,我从肥东撮镇陪在青岛海军部队的三叔吴炳智乘船回老家,一片汪洋。在巢湖边潜溪河口建宝塔,应该有镇湖的意思,或者说,主要是镇湖的意思。

这几天,读2005年编成的《吴氏族谱(世系卷)》,下册刊有吴抱冰写于2003年9月的文章《六家畈古镇回眸》,文中提到,“清光绪年间,六家畈友于、怀远、从善、永福四堂捐资在湖滨建镇湖塔一座”,也可佐证我关于“镇湖塔”名称的想法。

2003年春节在塔门前合影

村里有对建塔的残忍传说。传说,宝塔封顶需有人祭,有人祭就更牢固。塔将封顶,工匠们犯愁,怎么才能找到人祭,一位卖桃子的外地男子挑桃子路过。工匠们就骗卖桃人说要买桃子,请他第二天早晨天不亮送去。第二天凌晨,天没有亮,卖桃人高兴地挑一担桃子去,工匠听到声音,大声问:“卖桃子的,你可来了?”卖桃人回答:“我来了。”工匠迅速将金顶架上,卖桃人回家后七窍流血身亡。

塔有点斜。肥东县有关方面在2017年3月20日发表文章《肥东“比萨斜塔”振湖塔将修建》,文中,“工作人员表示,振湖塔发生倾斜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因村民在塔边挖深坑所造成的”。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至1982年春节,我在老家生活。老家对此有不一样的解释,说抗日战争期间,日本鬼子飞机准备轰炸不远处巢湖姥山岛上的文峰塔,飞到这里,误将此塔当作文峰塔,投下炸弹,将塔炸斜了。故事不知真假,塔身斜是真的,好在经过政府修缮,看不出斜的样子。镇湖塔也在1998年5月4日,被公布为安徽省文物保护单位。

2006年3月举办的志愿服务广场演出现场

修建镇湖塔与修缮姥山岛上的文峰塔一样,六家畈淮军将领起了很大作用。姥山岛上的文峰塔建于明崇祯四年(1631年)。光绪四年(1878年),淮军首领李鸿章倡捐,委托引退在家20余年的淮军原“华字营”统领吴毓芬牵头重修,续建3层。工成后,李鸿章题“文光射斗”,并根据吴毓芬的要求作《姥山塔碑记》文刻于石,碑记中表明,“予眷怀故乡,尝殷然思竟厥事,简书役役,旷隔数千里,幸邦人士同志者多愿赞成,吴伯华观察毓芬其尤也”。吴毓芬题“天心水面”,并作《姥山四季歌》刻于石。李鸿章哥哥李瀚章和刘铭传、张树声、周盛波、唐定奎等淮军将领也纷纷题词。

镇湖塔由六家畈吴氏友于、怀远、从善、永福四堂捐资建造,清光绪十八年(1892年)建成,塔内有淮军将领吴育仁题“奎光应端”,吴谦贞题“八荒矫思”等12处题刻,吴毓芬长子吴兆楣在塔的大门两侧镌一副长联,上联:“一柱挺峥嵘,结构增辉,所期真宰膺灵,古往今来钟正气”,下联:“八维扶磊呵,廛阚既庶,溯自前人相宅,湖山俯仰动遐思”。吴毓芬是六家畈淮军元老,已于上一年(1891年)去世,由其长子题塔门联,可以推想,吴毓芬应出力不少。

六家畈《吴氏族谱》记载,吴毓芬长子吴兆楣是“太学生”,“赏戴兰翎,赏换花翎,连同衔升用同知,直隶州知州江苏即补知县,前署江苏新阳县知县,军功历保遇缺即选从九,遇缺即选县丞五品衔”。1864年正月二十四日,程学启部淮军分五路向嘉兴发起总攻时,吴兆楣与其叔叔、后来成为“华字营”统领的吴毓兰同为“华字营”营官。“华字营”一路主攻合欢桥。《续修庐州府志》卷九七记载,太平军“阻河死守,吴毓芬令吴兆楣伏河干发炸炮,击登垒”的太平军,参加镇压。其祖父1869年去世后,吴兆楣“持状”请大书法家何绍基为其祖父撰并书《墓志铭》。

宝塔周围,湖水、荒滩、农田,离最近的潜溪河村也有一段距离,人烟稀少。土匪盛时,宝塔也是湖匪、土匪不时光顾的地方。四爷爷吴端礼麻将技术很棒,年轻时曾被喊到塔上打麻将。他与几个陌生人打了好长时间麻将回家,猜测那几个人就是土匪。

宝塔边有过义学。1906年春节后,六家畈吴氏宗祠在宝塔边办义学,培养吴氏宗族子弟,由族中举人吴孟贞主持。六家畈《吴氏族谱》记载,“孟贞,字浩然,号养吾,邑庠生,光绪壬寅正科补行,庚子恩科举人”。“邑庠生”即“秀才”。后来兴学校,就将义学改为“吴氏私立养正小学”,并搬迁到六家畈吴氏宗祠后民房,我外公的表哥吴一峰曾任校长。1988年,吴世武、吴世勋、吴智勇、吴崇庚、吴泽礼、吴玉山等六家畈热心人士自发成立“恢复振兴养正小学筹备委员会”,在当地政府支持下,向海内外发出《告乡亲书》募捐。《告乡亲书》折页封面上印有宝塔,几只仙鹤掠过,我当年暑假从定远张桥回老家,在二叔吴文智家见过,还数了数塔的层数,发现层数画得不对,不是七层。

宝塔南边曾办红沙厂,就地采红沙上船,运出去销售。1980年前后,村里两位姑娘在沙厂上班,一位是我三姥(姑妈)吴芬智,我四爷爷吴端礼家三女儿,1986年春节前后嫁给六家畈吴木林,我当时正在老家过年,还和堂兄吴永红一起去送亲。另一位是王其梅,是小徐村两户既不姓吴、也不姓徐中的一户,其母亲是村里人,姓徐。也是在1980年前后,一天晚上,我和村里人一起到红沙厂看电视。红沙厂好像两排房子,9吋黑白电视机放在门朝南的房屋门外,我们一帮大小孩子有的站有的坐,高兴地看着,什么内容早忘了,当时的高兴劲还记得。

吴氏家规较严,清朝晚期修订的《吴氏家规》说“吾族之有家规由来旧矣,或有不率,则合族咸集于祠堂,致告称祖宗之训以行罚,是以数百年来莫不凛凛而不敢犯”,根据当时新出现吸鸦片及亲属之间打官司的情况,在原有的三条规定基础上增加两条,即“不准开设鸦片烟馆”、“不准亲族相讼”、“不准登台唱戏”、“不准充当衙役”、“不准聚赌”。小徐集有吴姓青年,要娶六家畈比他长一辈的姑娘,算是“反亲”,六家畈吴氏族长召集族人开祠堂,把他狠狠地打一顿。宝塔北边的潜溪河桥下水深,吴氏家族在此惩罚犯重罪按族规须处死的吴氏子弟。宗族派人将按族规须处死的吴氏子弟押送到这里,推下溺死。《吴氏族谱》记载,“虽族中有地位者子弟,亦不能免”。

巢湖岸边镇湖塔

宝塔由于高,也成为一些想不开的人轻生的地方。小徐集有位姓徐人的姐姐,国字辈,比我妈妈长一辈。她的儿子就是从宝塔上跳下来,不幸身亡。村里有人跟家里人吵架,气极了也说“我要上宝塔”、“我到宝塔上去”一类的话。说“上宝塔”不是“上宝塔”赏风景,不是游玩,而是不想活了,要去觅死。可怜乡人,生活至此!

童年时,妈妈数次带我经潜溪河桥,从宝塔边过。我想上去玩,妈妈不同意。二哥吴剑有一次和同村伙伴去玩,回家绘声绘色地跟我讲楼里的景观,把我羡慕坏了。终于,在1981年春节期间,我一个人跑去,第一次登宝塔。应该是1981年2月11日下午,我去六家畈买圆珠笔芯。回家路上,从六家畈前份走到潜溪河,准备过石板桥,突发奇想,没有上桥,而是沿潜溪河北堤向西,走好远,到宝塔附近过桥,登塔。周边没有人,我上到二、三层也没看到人,就不敢再上,往下走。在一楼楼梯处,用新买的圆珠笔芯在塔壁上划“到此一游”字样,还留下姓名、日期。这样刻写是受堂兄吴咏松订的《讽刺与幽默》报纸上漫画启发,当时他在肥东县长临中学读高中,漫画讽刺游客在旅游景点不文明,乱刻乱写,却从反面启发我,教会我乱刻乱写。小孩子,如果缺少大人及时教育引导,确实容易做错事。汗颜。

巢湖滩,可以看见后面的宝塔

第二次去是1988年8月。我在定远县第二中学读高中,高一暑假,和妈妈送大舅妈及老舅尚年幼的孩子徐科回老家。23日上午,与同村表弟徐文锁、徐义祥一起去登塔。这一次比较用心,上到最高层七层,观察得也很细致,回家还写了日记。日记记载,塔“建于清朝光绪壬辰仲秋”,“第七层回壁上端有古人题词,西面‘湖光一览’,西北‘手摘星辰’,我不由想起李白写的《夜宿山寺》:危楼高百尺,手可摘星辰”,“塔内很静,我突然有了那么一种感觉,悄悄地、轻轻地涌上心头”,“那古人的镌刻,年久的石砖,失修的内壁,我好像一个探索者找到一处鲜为人知的古迹一样,欣喜格外”,“我们默默地下塔,像带着某种满足和想往,才来时的那种顽皮的笑声不知到哪去了。我变得很严肃、很沉默,下塔也下得极快”。当时开始学写诗的我,还调寄一首《西江月》,后半段是“杂草四周丛生,塔内斑斑伤痕,回想豪建辉映时,怎料今环枯藤”,写得非常不好,却也表达出那么一种意思。好像在五楼,见到一对恋爱的青年男女,赶紧走开,回村跟堂姐吴咏芝说,她还笑话我,说我打扰人家谈恋爱。

第三次去是1993年夏天。我大学三年级暑假在家,家已于1990年5月从定远张桥搬到肥东撮镇,外婆四妹妹吴英礼带刚满10岁的外孙女张贝贝从青海西宁回来。一天下午,和大表姐徐义月及她的两个儿子吴佩飞、吴腾飞陪她们一起去。很多细节记不清了,只记得表姐热心的样子和贝贝表妹活泼可爱的样子。在巢湖湖滩,我第一次看到含羞草、认识含羞草。5岁的腾飞非常感慨、一本正经地跟他哥哥佩飞说:“嘎姑(家哥),我们以后老了,要屁了,就到这里来住。”

高德地图中的宝塔位置

第四次是2003年春节。回小徐集拜年,我和妻带两个侄子吴鑫保、吴正昊去玩,二嫂后来也去了。这也是妻第一次去我老家。我们从巢湖边到宝塔,路不好走,吴鑫保10岁,好一些,比较轻松。吴正昊才6岁,衣服穿得也厚,有点膪(chuài),连走带爬,好不容易爬上一个田埂,看到前面又有高坡,不禁叹道:“我的妈,还要爬啊。”塔门已封,上不去。看到塔前的石牌,才知道塔名“振湖塔”。

后来就没再上去,也上不去,理解封闭塔门以保护宝塔的意图。1983年秋天,大哥吴刚当兵去部队前,遵父亲吩咐,回小徐集向老家长辈报告。当时还在写诗的他登上宝塔,有感,写了一首题为《登湖滨塔》的诗:“塔门颀入姥山塔,村镇多少烟雨家,茶壶四顶山水接,鳞湖轮帆飞彩霞。”他不知塔名,用“湖滨塔”代称。诗中提及的茶壶山在小徐村东南方向,四顶山在小徐村正南方向,两山相隔很近,离小徐村也不远。

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蚌埠市当兵的大哥

宝塔南面到巢湖边岗地上的农田大多是小徐集的田。2006年3月,共青团合肥市委员会牵头承办建设的“中日青年生态绿化示范林”项目,占的多数是小徐集的田。我家在第一轮土地承包时分到的4.3亩田,至少有两块被占。当月4日,单位大多数同事都去参加组织活动,我却没能去。当时我任团市委宣传部长(合肥市志愿者协会秘书长),正在筹备第二天的志愿服务广场演出暨服务活动,这也是我作为团市委宣传部长身份组织开展的最后一个大型活动,团市委党组已经决定我任团市委权益部长(合肥市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办公室主任),就等这次活动完成后转任。没有能参加在我老家开展的活动,有点遗憾。

肥东县政府以“中日青年生态绿化示范林”项目为基础,在巢湖边奇迹般地建成了秀美、别致、大方的红石嘴公园,宝塔在其中,成为地标式景观,吸引无数游客合影留念。

六家畈所在的乡镇名称由湖滨公社改为湖滨乡,再改为六家畈镇。2006年11月,乡镇撤并,六家畈镇并入长临河镇。微信公众号“中国长临河古镇景区”2016年6月30日发表的《振湖古塔——侨乡游子心中家的灯塔》文中介绍:“在长临河六家畈集镇西行,出马槽巷,可以到达巢湖岸边,远远地看到一座巍峨的古塔——振湖塔。塔上系有铜铃,风吹着铃铛,叮当有声,给人一种清脆悠远之感。塔身为六面形密檐式砖石结构,门楣与塔内均嵌有浮雕佛像,内有螺旋式阶梯,缘梯而上可登塔顶层,俯瞰四周,湖光山色尽收眼底。塔之六角系有铜铃,风动铃响,妙不可言。振湖塔在水边平野上高高矗立,擎天柱似地显得雄浑壮丽。塔上有十二处石刻题词,其中十处系吴姓人所题”。镇湖塔就是六家畈吴氏族人的风水宝塔,也是六家畈及巢湖西北岸区域的风水宝塔。巍巍古塔,浩渺巢湖,见证多少风云,来往多少人物。

美丽家乡,应该更美!

振湖古塔——侨乡游子心中的灯塔

主要参考资料:

1、《吴氏族谱(一)祖谱卷》,吴德章主编,2004年3月印刷

2、《吴氏族谱世系卷(上、下)》,肥东县六家畈吴氏族谱编辑委员会编印,2005年12月印刷

3、《合肥历史文化资源大观》,合肥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,黄山书社2016年9月第1版

4、《李鸿章与淮军的创建》,翁飞著,黄山书社2012年12月第一版

5、《淮军故里史料集》,马骐主编,黄山书社2009年8月第1版

远人:长临河镇小徐村生活处所名称(附串词诗)

远人:长临河镇小徐村表示小孩子调皮的方言

远人:小徐一家亲(童谣)

远人:小徐集美食“八样

远人:老屋记忆

【作者简介】吴钊,笔名远人,祖籍安徽肥东人,合肥市青年志愿者协会副会长,《合肥市志愿服务条例》起草人之一,出版文集《永远的志愿者》2013年5月由(黄山书社出版),曾代表所在工作单位参与《合肥市志》两轮的修志工作。

友情提示】天下吴氏网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,坚持客观真实报道,坚持不站队,保持正确的主观立场,以弘扬至德精神!传播吴文化为主旋律!只要你姓吴,只要你是正能量的来稿,我们都欢迎!

相约天下吴氏网》主题歌 作词∶吴蜀丰 作曲演唱∶吴仕长

吴氏文化正能量,至德精神在弘扬。开拓进取创辉煌,谱写时代新篇章。

三让高风孔圣赞,第一世家史记传。天上有口遍天下,家风传承树典范。

我是吴氏好儿郎,仁爱谦让传万代。相约天下吴氏网,因为有你更精彩!

来稿要求图文分开打包,〔因人力有限不接受微信图文供稿〕

投稿公共邮箱:txws4006935168@163.com

联系人吴蜀丰 电话: 18883313913 

责任编辑:中国报道

0

【友情提示】天下吴氏网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,坚持客观真实报道,坚持不站队,保持正确的主观立场,以弘扬至德精神!传播吴文化为主旋律!只要你姓吴,只要你是正能量的来稿,我们都欢迎!
《相约天下吴氏网》主题歌作词:吴蜀丰作曲演唱:吴仕长

吴氏文化正能量,至德精神在弘扬。开拓进取创辉煌,谱写时代新篇章。
三让高风孔圣赞,第一世家史记传。天上有口遍天下,家风传承树典范。
我是吴氏好儿郎,仁爱谦让传万代。相约天下吴氏网,因为有你更精彩!

来稿要求图文分开打包,(因人力有限不接受微信图文供稿)
投稿公共邮箱:txw4006935168@163.com
联系人吴蜀丰电话:18883313913
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 版权声明| 天下吴氏网招聘|
版权所有 天下吴氏网 电话: 18883313913 | 电子邮件:txws4006935168@163.com   023-62795070 
媒体支持:中国报道网 合作媒体:重庆报道网 | 泰伯文化(重庆)传媒有限公司独家营运
常年法律顾问吴彭龄执业证号码:13202199210937510 江苏仁勤律师事务所
地址:重庆市巴南区融汇大道7号1-13-10 |备案号:渝ICP备15011658